圭塘河:走过沧桑是春光 - 长沙 - 新湖南

2017-10-06 13:24

圭塘河风光 圭塘河风光

命运的转机发生在2009年。花桥污水处理厂投入使用,让圭塘河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同时,雨花区启动圭塘河沿岸生态景观带建设,对中下游河道进行清淤和河堤提质改造,同时督促圭塘河沿线企业扩建或新建废水处理设施,实现废水达标排放。

圭塘河:走过沧桑是春光


在长沙,说起“母亲河”,多数人首先想到的,肯定是湘江,还有人会想到浏阳河、捞刀河。对于长沙,尤其是对于雨花区的居民而言,还有一条河非常重要而有意义,堪称“母亲河”,那就是圭塘河。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长沙市区划调整。圭塘河所在地,由原来的郊区变成雨花区。区划调整,意味着城市化步伐加快。当年河岸的稻田逐渐被拔地而起的高楼代替。“后来,大量的生活污水和生产废水直排圭塘河,这条河就成了为长沙有名的‘龙须沟’。”朱炎青回忆道:“离河岸1000米,都能闻到臭味,圭塘河边也鲜有打鱼人的身影。”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姚学文

这些年,雨花区整治圭塘河的脚步从未停歇。2014年3月20日,雨花区政府召开浏阳河、圭塘河治理专项会议,下决定要“吃下”58个污染治理项目。58个项目包括了两河沿岸的拆迁、污水管网铺设、排污口截流、违建拆除、两岸绿化等。这次是圭塘河治理历史上,最“风驰电掣”的一次多部门联合治理。

上世纪五十年代,共和国全民皆兵,大修水利。圭塘河的源头,鸭巢冲,一个规模不小的水库拔地而起。水库坝内数十亩农田和山地,变成一片泽国。坝外,河水因节流变得稀少。

如何挽救“母亲河”?近年来,雨花区从民间到政府,从农村到城市,从老百姓到官员,都开始思考这个话题。

到了2016年6月5日,一批民间河长也加入保护圭塘河的队列中来。冷昭群便是民间河长中的一员,河长们披星戴月,一周巡河3-5次。在冷昭群的记忆中,他所遇到的电打鱼、垃圾焚烧情况不下20次。每一次与“破坏分子”的过招,都是一次斗智斗勇的过程。

2月14日,一个令人充满幻想和浪漫的时间,是西方的情人节里,记者迎着难得的春光,来到圭塘河边。清澈的河水,如稠的草地,依依的柳枝。沿着河岸,一路走过,画样靓丽的景色,不时从眼前撩过。心想,原来在雨花区这边还有这样一条美丽河流、诱人的江景。

不难想象,在不久的将来,圭塘河畔又是一派生机盎然的风光。也许多年后,人们又将在圭塘河里捕捉鱼鲜,讲述新的圭塘故事。

陪同前来采风的志愿者介绍,圭塘河发源于跳马镇鸭巢冲的丛山峻岭之中,一路向北,流过雨花经开区、洞井、时代阳光大道、再到红星、香樟路、华雅华天、高桥药材市场,在芙蓉区、雨花区交界处汇入浏阳河。全长28.26公里。这一条典型的内陆河,从南到北,贯穿雨花区全境。河床,从南到北,不断变宽。最初只有几米,到浏阳河汇口处,达到40多米宽。

河长志愿者冷昭群在义务修复一处损坏的河道

人类因征服自然而变得美好,然而,人类也在征服自然中,不断尝试过恶果。圭塘河也一样。

在“老长沙”的记忆中,圭塘河曾是一条清流,那里满是充满生气的野菜和或活蹦乱跳的河鲜。“那时的圭塘河真是清澈见底,一眼望去,到处是鱼。”曾是捕鱼人的朱炎青回忆道,上世纪80年代末,他几乎每天从居住的砚瓦池出发,带着渔具,徒步到圭塘河与浏阳河交汇处。一天下来,他得撒好几十网。累了,倒在河畔的稻田里小憩一会儿;渴了,直接捧起河水往嘴里送。

今年1月,长沙市雨花区政府与德国汉诺威水协就圭塘河流域综合治理达成战略合作,专业机构的加入,为圭塘河流域治理提供全方位的专业技术保障。

民间河长志愿者在巡河

去年11月份,冷昭群与其他3名河长一同来到时代阳光大道往北800米的圭塘河段巡河,发现河边一间民房内流出一股奶白色的液体。他与同伴上前查看情况,原来这是一家豆制品作坊,然而敲门却无人应答。此后,他多次来到这里,终于发现藏身在屋内的作坊老板。冷昭群立即通知雨花区环保部门,将这家问题作坊取缔。

民间河长捡垃圾

圭塘河,到底存在有多久,谁也说不清,也没有具体的史料可考。据人们推断,至少也有数百、甚至数千年。早期的人类,逐水而居,逐草而生。圭塘河两岸,自然成为了人们生存和生活的首选地。那时的圭塘河两岸,几乎全是农村,每隔一个地段,三两户人家,小桥流水,大自然和人类,和谐相处,天人合一,宁静而又美好。